媒体新闻

对话 | 栾芳:是时候变“坐商”为“行商”了
时间 : 2020-04-24 来源 : 零售世界杂志

疫情步入尾声,在或多或少的复盘中,我们也逐渐摸清了它的真正意义——有人说,疫情好比照妖镜,从中可以看到善恶美丑;也有人把疫情当作试金石,大小强弱一览无余;更有人认为疫情是弯道超车的机会,不容错过、难得一搏;而对于零售行业而言,疫情就是一场大考,将对整个产业链未来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而今处在复苏待兴的关键时刻,零售世界传媒推出“预见后疫情时代”新媒体访谈栏目,邀请多位行业大咖来解读疫后的消费市场与企业战略。

本期大咖

哈尔滨中央红集团董事长栾芳

零售世界:您对2020年商贸流通服务业恢复营业及全年发展态势有怎样的判断?


栾芳:“商贸流通”的概念比较大,包括外贸和内贸两个方面。短期来看,外贸企业的复兴可以说是“没戏了”,国外疫情的日益严峻,对靠做外单出口的企业的打击是致命的。
而内贸零售服务业可以说是百货、超市、便利连锁、餐饮、物流、电子商务等行业的大集合,每个行业又细分不同小类。比如,百货业不只有服装、鞋帽、珠宝等个人消费品类,还要包括家电、家居等家庭消费品类。受今年疫情影响,整体来看,内贸零售服务业的发展态势并不乐观。
那么在“不乐观”的环境之中,有没有稍微好一点的业态呢?有,比如社区超市、生鲜超市会稳定经营,活下去没问题,但很难有大的突破。有一些业态就相对困难一些,而且困难的势头会持续很长时间,比如百货业中高档商品和进口商品的经营,都会遭遇非常痛苦的煎熬。主要原因一是消费需求下降,二是进口商品受阻。据说,很多国外品牌厂商在停工停产后,也都在寻求转型。
超市业态也是如此,尽管基础民生产品的销售不成问题甚至还有增长,但许多进口产品及高端产品都会受阻,以经营进口产品、高档副食品为重点的超市企业,就需要重新调整定位了,经营结构要发生很大变化。

零售世界:如果把企业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结合起来考虑,您有什么具体建议?

栾芳: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需要重新调整思路,改变以往的惯性思维,而重新开始创新创业。国家要打造内循环产业经济生态系统,商业服务业也要打造自己内循环的行业互助型供应链生态系统。这需要企业家们对“内循环经济生态系统”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看清全球经济形势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还要认清自己企业所在地区和行业的经济环境、经济背景和经济现状,选择自己企业的再定位、再定项、再调整。比如说,中央红创办的“黑龙江五常大羅新食品有限公司”,原定位是聚焦黑土地的优势,生产非转基因大豆系列产品,主打国际市场。仅仅出口一单产品,反响很好,需求也在增加,但没想到突然赶上“抗击疫情”。因此,我们必须紧急调整产品结构和产品定位,面向内需。好在由于掉头快,目前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零售世界:您认为疫情结束后,会出现报复性消费态势吗,为什么?

栾芳:不会,一定不会出现报复性消费,因为消费者兜里的钱是有限的,没有新的收入,怎么敢大把花钱?另外,人们的消费观念也会发生变化,疫情结束后,人们的自我防护意识会加强,而由于境外输入病例的持续新增,疫情的反复还会持续一段时间。随着社交活动的减少,人们也不需要过多包装自己,百货业的化妆品、服装、鞋帽、皮具、箱包等品类的需求会随之减弱,消费者都不会太追求外在了,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简单而纯粹。企业的基本功将成为最关键的生命力。

零售世界:疫情导致一些企业开始转变经营方式,您对此有什么建议?比如,很多餐饮店正在尝试零售化,您对此看好吗?

栾芳:这次疫情对企业转变经营方式会有非常大的推动作用,商业零售业、服务业都要转变自己,变“坐商”为“行商”——走出去、走进去、走下去。走出商场大楼,走进机关单位、医院、学校,走下去深入居民社区。一边拥抱互联网,利用信息技术建立客户关系、客户群,形成稳定消费群体;一边与商场外部物流、快递等企业合作,发展新的联营互助的服务型营销方式。
餐饮业的零售化转型或许是个机会,但不适合高档餐厅饭店,中档餐饮可以尝试转型快餐店,增加外卖,对冲堂食消费的下降。


零售世界:为响应政府提振消费的号召,零售企业需要积极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中央红会从哪些方面入手呢?针对行业发展,您有没有什么建议?

 

栾芳:受益于10年前的战略转型,中央红由单一的商业零售集团转型为“农、工、商”一体化发展的产业链模式。下一步的主要任务,就是要进一步完善大健康食品产业链模式,形成集团公司内部有生机活力的产业生态系统。全力打造前有社区卖场(超市),后有有机生态农场、健康食品加工厂、互联网络、电子商务支撑的网络化、亲情化、服务型新商业模式,向高端居民社区、城市规划新区延伸发展。

对于行业的发展有两点建议:一是积极打造健康的、稳定的供应链系统,打破产业分工的惯性思维,今后的产业无所谓产业界限,我们完全可以跨界经营。
二是今后的竞争一定要竞合发展,而不是你死我活,地区内同行业要有各自的经营特色,有各自的客户群,还要有各自的经营定位。不打两败俱伤的价格战,要互助互补发挥商圈效应,这一点越来越重要。
新一代的消费者都不愿出门了,一旦逛街一定会选最活跃、最有丰富内容、最有吸引力的商圈。“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会成为商品零售业的真实写照,商圈效应未来会影响单体零售店的生存和发展。

可以说,疫情让越来越多的零售企业认识到了供应链的核心作用,而中央红一直以来基于“农、工、商”一体化发展,建立了农场基地-食品加工工厂-物流-门店的内循环产业链。这也使得中央红在抗疫期间,展现出了足够的抗风险实力。这或许会为零售企业展示出生存与发展的另一种参考答案——变“坐商”为“行商”,打造产业链内循环的互助型生态系统,才是抵抗风险与环境下行的根基。


 

 

中央红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