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新闻

中央红集团找到市场新空间 跨界黑土地生态农业
时间 : 2011-06-08 来源 :

哈尔滨新闻网记者 薛秀颖 徐光胜

  几年前开始养猪后,孙震龙大部分时间都在与猪打交道。现在,他手头3个养猪场共有3万头猪。而这几天,身在五常民乐乡的李汛扬刚忙完万亩稻田插秧,过一段时间还要忙锄草。

  这两个人既不是养殖专业户,也不是种植大户,而是中央红集团的员工———孙震龙是其新农业科技发展公司副总经理,李汛扬是公司水稻基地经理。两个基地所产绿色有机农产品,全部特供自家的零售终端。

  2007年,为打造自产自销的哈尔信品牌,中央红染指农产品源头供应。

  如今,试水3年有余,这家本土商企终于开始全面战略转型———从源头做起,由单一的传统商业跨界现代生态农业。今后3年,中央红集团将投资1.1亿元,打造从田间到餐桌的全程产业链。

  近年来,不断传出的非法添加剂事件,令食品产业出现诚信危机,让这家以诚信起家的哈埠商企找到新商机。他们决定以亲历亲为的方式向大众树立起食品安全救赎的新样本。

  哈尔信京城3试水

  我先是爱上了你们的大米,然后是木耳,现在又喜欢上了蜂蜜!浓重的广东普通话里,40岁出头的全职太太江碧晶毫不掩饰对来自黑土地的哈尔信产品的喜爱。

  女士居住于北京朝阳区望京区域的中高档社区大西洋新城,之前,习惯广东饮食的她对东北农产品并没有什么特别印象。偶然间,邻居送来一袋哈尔信大米,吃完后别的大米就不想吃了。自此,女士和家人成了哈尔信产品的铁杆粉丝。

  2007年底,中央红在北京设立专卖连锁店哈尔信食品超市,秋林红肠、松花江奶粉等各色龙江食品都在其销售范围之内。但销量比较大的,还是中央红自产的大米和猪肉等。女士所吃的哈尔信大米等农产品,主要以加入哈尔信会员的方式购买,订单一签一年。

  哈尔信有机大米每公斤51元。虽然女士4口之家每年仅花在大米上的费用至少5000多元,但在她和她所在的圈子看来,价格不是问题,品质、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据北京哈尔信食品公司总经理盛小林介绍,为满足顾客对大米品质、信任度的追求,每家哈尔信门店都配置一台进口的小型磨米机———只要消费者有需求,门店可以现场碾磨存于冷库中的五常民乐乡种植基地运来的稻谷。

  作为外地新品牌,中央红进京后并未做过哈尔信品牌的广告宣传,但很多消费者还是依据包装袋上的地址找到门店来。3年多时间里,品质赢得的口碑式传播让哈尔信的粉丝开始漫延。如今,哈尔信在北京的5家门店已发展团购会员和家庭会员1万多户。

  食品诚信危机下的市场新空间

  由多年纯粹商业企业,突然跨界现代生态农业产业链,中央红有更多的现实考虑。

  1994年至今,中央红由中央大街上的中央商城成长为旗下拥有270余家连锁超市的大型商业股份公司。而这17年间,哈埠传统商企由盛而衰:同记关门、秋林被卖……当年平分秋色的98家商企,如今就剩下一个中央红。

  剩者为王不过是特定环境下的一个说法,硕果仅存者感受到的却是越来越密的商业包围———在商场方面,除了松雷、远大、新一百等的竞争,陆续又有麦凯乐、卓展等新商场抢滩;在超市方面,沃尔玛、家乐福、世纪联华等外资及外地企业纷纷入驻。

  拼实力,我们比不过规模更大的;打价格战,根本就不是沃尔玛的对手,中央红集团董事长栾芳说,本地商业竞争几年前就呈白热化态势,寻找差异化竞争,中央红只能另走他途。

  而这种他途的寻觅,中央红在2006年以前就已经开始。契机,依旧从中央商城而来。

  出于对黑土地农产品的喜好,很多外地游客都到中央商城超市选购农产品。这些农产品太同质化,也无法满足顾客对品质和品牌的更高要求,中央红集团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许洪春回忆,结合一些固定大客户的需求,中央红开始考察市场,寻找高品质的农产品。

  当时日本大米在国内已卖出天价,中央红就买来作为比对样品。走访了不少米源地,他们发现,本地米在颗粒、色泽等方面都有差距,不是我们的米不行,而是没有绿色、有机大米产业的概念,后期的加工、存储等也不规范。

  类似的问题在养殖业也存在。在许洪春看来,市场上的猪肉全部是屠宰场品牌,而非养殖户品牌———这就决定了源头上的生猪饲养环节不可控,猪肉的品质良莠不齐,安全环节上也问题重重。而这,不只是猪肉产业,确切的说,市场上能实现全程无缝质保的农产品品牌几乎为零。

  坚持打诚信牌的中央红,再次以自己的方式对商业诚信作出新的诠释———进入生产源头,建立自己的农产品全程供应链。

  要做大黑土地资源品牌,必须实现全程质量保障,栾芳说,中央红将其农产品品牌确定为哈尔信,有两层含义:其一是英文healthy的音译,即健康;其二则意为,来自哈尔滨的诚信。

  从田间到餐桌的哈尔信制造

  2006年,中央红将首个水稻种植基地建在了五常民乐乡。

  除了基于土壤、水源、基温等影响天生好稻的环境考虑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种植方式———朝鲜族的种植方式被公认为最好,而民乐乡正是朝鲜族集中区。事实上,在中央红之后,中良美裕、金膳道也陆续入驻民乐乡。几年后,它们形成了五常水稻的3个高端品牌。

  从种子开始,中央红水稻种植基地全部按照国际标准化流程种植,中央红水稻基地经理李汛扬告诉记者,相对高端的有机稻种植更为严格:首先,土壤前三年不允许有化肥、农药残留;其次,稻田要远离交通干线;其三,从插秧、锄草到收割全程禁止使用农药和机械,全部由人工完成……整个过程全部回到原始种植状态。甚至,为防意外污染,有机稻基地的具体位置,内部人都很少知道。

  由于种植要求过于苛刻,企业领导层也曾担心能否被如实执行。

  去年夏天,赶上稻田锄草时节,栾芳和管理层驱车从哈市赶到五常民乐乡基地搞突袭。亲眼看见汗流浃背的农民正在手工锄草,她才放下心来。

  对于哈尔信大米从田间到餐桌的过程,许洪春直接概述为当做生鲜食品来卖

  秋收之后要冷藏起来,冷藏的不是大米,而是稻谷。在接到客户订单后,才按计划磨米,许洪春介绍,大米中最有营养的成分是胚芽,为保障胚芽存活的低温和湿度条件,哈尔信采用朝鲜族的传统存储方法———冬天将稻谷藏于雪中,开春温度回升后再存至冷库中。

  加工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大米的外观和营养成分的保留。2009年,中央红投资1000多万元,引进日、韩高精度大米加工设备。为防营养流失,成品大米均密封成砖式,即便在货架售卖时,也放入冷柜。

  对生猪产业链条的搭建,中央红从种猪做起。

  中央红有3个万头养猪场,所有猪源均由自家1500头种猪提供。生猪喂养饲料全部由玉米、豆粕等构成,除国际品牌的维生素补剂外,禁用任何化学添加成分。

  如今,中央红已在哈市、虎林、大兴安岭等地区建有各类农产品的种、养、加工基地9个,几乎每个基地的建立都有相应的绿色标准———为寻找最干净的羊肉,他们曾一路向北走,最后将基地选在了中俄边境的呼伦贝尔草原。

  扎根黑土地的本土化突围

  2009年,在首批种、养基地初具规模时,中央红做了一个在内部引起巨大震动和争议的决定———将超市内异姓猪肉和大米品牌等全部请退,取而代之的是清一色的哈尔信品牌。

  在店长们看来,被清除的大牌们有广大的市场,而草根的哈尔信尚未形成广泛的市场号召力,这势必影响门店和企业整体效益。但企业高层认为这样做可以实现在每一个环节对消费者直接负责,品牌从零做起,要着眼长远效益

  一年多以后,中央红的做法开始被认可———算上种、养基地等的投入在内,今年,中央红新农业产业开始步入良性循环。

  而来自京城的多方信息和市场反馈,也让栾芳更加看好涉足黑土地现代生态农业的前景。

  一次偶然机会,她将哈尔信大米作为礼物送给国内资深食品专家华子昂教授品尝。对方大感口感甚佳后,自行对大米的各项指标进行化验,结论也让栾芳欣喜:哈尔信大米质量与日本天价大米不相上下。

  北京哈尔信门店一店长给她讲了一个故事:中关村天创科技大厦内一家软件企业每到年底,都会向客户派送礼品。2009年底,企业实在想不出送啥,就在楼内的哈尔信门店采购了上百份大米。让企业大感意外的是,去年底,客户竟然不约而同地向他们询问能再送点大米来吗,企业采购人员兴奋地表示,送出的礼品让客户产生这么深刻的印象,还是头一次!

  黑龙江发展生态农业有着外地不可比拟的地理、气候等资源和人气优势,做好了完全可以形成核心竞争力,栾芳告诉记者,经过3年多时间试水,中央红有机生态农业产业已形成一定的规模和优势。今后,中央红将大范围进入生态有机农业产业链,将黑土地优质农产品资源进一步推向全国

中央红集团